五星彩票湖北快三 > 科幻小说 >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 第三百二十五章:费介回京,报复范闲
    从陈萍萍的院子里出来,三处的一堆人在会议厅等他。

    其中便是以冷师兄为首。

    看着他那活蹦乱跳的模样,范闲就知道他的毒应该已经解了。

    前几日见到的时候,这位可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这生命力真是顽强啊。

    不过也对,不是小强属性,也不敢当老毒物的弟子。

    学毒解毒,都是把毒下在弟子身上。

    一向贯彻“深有体会”的方针。

    提起这茬儿,范闲就想起了在澹州小岛的时候,某个不良老头儿,竟然给一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孩子……

    下春药!

    这得有多损哪!

    如今费介不在京都,由冷师兄暂代三处,今日特意将范闲约在这里,其实是担心他此次北齐之行的安全。

    所以,三处的诸多师兄弟,就都给范闲准备各种奇葩的防身礼物。

    一番搞笑介绍,范闲收下了礼物。

    还别说,这些师兄弟都有心了,就是有点儿……

    不太靠谱。

    抱着一堆奇葩礼物,范闲离开了鉴查院。

    却在大街上忽然看见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虽然模糊,但是范闲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那人就是费介。

    昨夜的时候,情报网传来消息,费介已经回京。

    从北齐李开之后,琅琊阁派了一个高手一路保护费介回国。

    萧十一郎……

    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人在三十六人中排行第十一。

    至于名字的由来,某人一定不会承认,其实这个名字是他复制的。

    再比如落十一、唐三十六,这些名字,是不是都很耳熟?

    耳熟就对了!

    没错儿,就是你想的那样。

    你幻听了!

    你想多了!

    范闲强烈表示,他怎么可能会复制别人的名字呢?

    他是那种人吗?

    他起名字的天赋,那是无比绝伦,可不像某个不负责任的娘亲。

    范闲让王启年继续驾着马车赶回太平别院,而他自己,则是悄悄离开马车,追上了那道身影。

    他知道,其实费介就是为了引他单独出来。

    在闹市之中,街道巷尾,七拐八拐。

    终于,范闲跟到了一个胭脂铺子。

    这铺子上费介的秘密落脚点,极少有人知道。

    进了铺子,一堆花枝招展的妇人就围了上来。

    “哇!谁家少年郎,好生俊朗!”

    “怎么样,婚配了吗?”

    “我女儿可是左右邻居中最美的哟,少年郎,考虑一下?”

    “哎呀,这人这么这么没礼貌,也不答话。”

    范闲一招四两拨千斤,拍掉那许多不断揩油的咸猪手,匆匆走进了后院之中。

    来到后院,院子里两张竹制躺椅,中间架着太阳伞。

    上面积了些灰尘,好像有些日子没有撑开了。

    那竹制躺椅倒是擦得很干净。

    听到脚步声,躺在躺椅上假寐的费介,眼皮也不抬一下,只是轻声说道:“跟澹州一样,自己坐。”

    “好!”

    范闲也不客气,在躺椅上躺了下来。

    还特意调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

    可是……

    头刚刚靠上去……

    咔嚓……咔嚓……

    都来不及闪,然后……轰!

    躺椅立即散架了。

    范闲一个弹跳,从地上翻身而起,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看向一旁地费介。

    “(?‘ヘ′?;)ゞ”

    费介挪了挪屁股,换了个较为舒服些的姿势,吧唧吧唧嘴,眼皮却都懒得睁开一下。

    范闲:“我忍!我忍!忍忍就封神,我不与你这老家伙计较!”

    “我是五好青年,要好脾气!喝杯茶消消气。”

    端起太阳伞下的冰镇凉茶,给自己倒一杯,一饮而尽。

    下一秒……

    “啊噗!这是什么鬼东西,又苦又咸,这是人喝的吗!

    咦,怎么忽然有点心跳加速虎,气血翻涌的感觉?

    我kao!

    老毒物,你TM个糟老头子,竟然又给我下春药!”

    苍!

    范闲瞬间拔出腰间的寒冰软剑,输入内力,催发其中的冰寒之力,继而吸纳进入自己体内。

    用来冰镇自己体内那股气血翻涌。

    大约过了半柱香,范闲终于收起寒冰软剑。,继续隐藏在腰间。

    “老毒物,你说,你是不是不太……咦这是什么?”

    范闲摸了一下鼻子,然后一看……

    Σ(°△°|||)︴

    是鼻血!

    “老毒物,你!无耻!”

    环视了一圈。

    这老家伙,竟然在躺椅上也下了毒。

    赶紧在桌子上的几个药瓶里翻找了一下。

    “我去,老毒物,你这就过分了啊,下毒可以,你居然没准备解药,赶紧的,解药拿来。”

    “哈欠……”

    费介打了一个哈欠,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认真看了看范闲一眼,然后揉揉眼睛,假装吃惊。

    “咦,这不是为师最喜欢的乖徒儿嘛,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在流鼻血啊?

    是补得太多了吗?

    啊哈,这躺椅怎么坏了,老王也真是,早让他换了,非不。”

    范闲:“我去年买了个表……”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糟老头子是在对他光明正大地报复啊。

    谁让自己算计了他北齐一路呢。

    虽然说,只要破境踏入九品,一般的毒药就会失去效用,可费介那是谁,是一般毒师吗?

    肯定不是啊!

    堂堂用毒宗师,却偏偏喜欢给人下春药这种下三滥的毒药。

    也是没谁了。

    “乖徒儿啊,你应该对为师心生感激。若不是念在你我师徒一场的份儿上,在下药的时候,我由十倍剂量,改为了四倍剂量,你现在应该已经在去青楼的路上了。

    或者也有可能干脆就在外面那间屋子随便逮一个就往屋里钻了。”

    范闲:“和着我还得感谢您老的大慈大悲呗?”

    费介看了看满脸委屈的范闲,然后站起身来,绕着他转了一圈,啧啧啧连连先头。

    “好小子,武功最近倒是进步神速,早知道我就把剂量再加几分了,居然只是流了点鼻血,这不合理啊……”

    范闲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稍纵即逝。

    那是因为哥是隐藏大宗师,否则现在估计已经脱虚了都。

    范闲在与费介的嬉闹之间,借机把了一下他的脉搏。

    嗯,没有伤。

    倒是没有像原著中那样,为了回京阻止他率队前往北齐,一路急行,被锦衣卫多出刺杀,身受重伤。

    此番有了萧十一郎一路护送,倒也平安无事。

网站地图 五星彩票江西11选5 58彩票网幸运28 五星彩票湖北快三
申博网上真钱博狗 菲律宾申博娱乐开户 澳门太阳城官网 太阳城游戏网站
皇冠娱乐场真人登入 盛大彩票天津时时彩 澳门赌场荷官博客 下足球20131022
58彩票网安徽快三 五星彩票北京时时彩 五星彩票天津时时彩 58彩票网江西时时彩
五星彩票安徽快3 真人bet娱乐注册 五星彩票手机下注 58彩票网香港五分彩
5555ib.com 183XTD.COM 5TGP.COM 984SUN.COM 788TGP.COM
218sunbet.com 8PJS.COM 618PT.COM 261SUN.COM XSB593.COM
S618Y.COM 888sbmsc.com 173XTD.COM 157PT.COM 777sbsg.com
11sbib.com XSB978.COM 578psb.com 77sbsun.com 4444ib.com